新沙市新闻门户网

铁岭市中心实验中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实验校友 >

石城一中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发布 重心抓改

时间:2016-05-06 11:24文章来源:潮京图库
昨天上午,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对外公布了筹备已久的《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要求落实奥运争光计划,提高竞技体育综合实力,确保完成好2016年里

  昨天上午,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对外公布了筹备已久的《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要求落实奥运争光计划,提高竞技体育综合实力,确保完成好2016年里约奥运会、2018年平昌冬奥会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等大型国际综合性赛事的备战参赛任务。中国目前已经拿到了大约330个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还有七八十个名额在争取,如果全都拿到,代表团规模会比上届略有提高。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副司长孙远富表示,这届中国奥运代表团出征里约“比以往任何一届出国参赛都艰巨,形势都要严峻”。

  《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中写道:"十三五’时期,我国体育发展将进入更加严峻的改革攻坚期。”在这份18000字的《规划》中,“改革”无疑是最抢眼的关键词。

  足协改革:总局向足协提供帮助,没有半点干扰

  《规划》表达了中国足球发展的愿景,尤其提出男足、女足参加世界杯、亚洲杯、奥运会等重大国际赛事有好的表现。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表示这并不是对中国足协下达的任务指标。他说:“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已经脱钩,不存在所属关系,今后的工作叫工作联系。国家体育总局有责任在中国足协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例如当需要参加奥运会、亚运会等赛事时,提供报名,若干科研、医疗、后勤设施、场地等,毫无问题,但是中国足协在规定范围内的自主权,我们不会有半点干扰。”刘鹏还表示,《规划》中涉及的目标是“前行的动力”,因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篮协改革:没有政策壁垒,决心非常坚定

  近段时间关于中国篮协管办分离,以及CBA联赛公司与姚明发起成立的中职联如何融合的话题一直为外界所关注,各方之间博弈的同时,好消息与坏消息不时传出。国家体育总局政法司司长刘岩说:“无论足球改革还是篮球改革,体育总局都是积极推进的。国家没有任何法律法规影响了足球和篮球的改革,但是有一些习惯的做法要逐渐突破它。至于篮协呢,最近很热闹,总局支持篮球改革的决心是非常坚定的,毫无疑问的,不存在政策壁垒,相信大家很快就可以听到好消息。”

  管办分离:若干中心与协会正在进行

  管办分离是大势所趋,而足协改革被视为总局各运动项目管理中心与体育协会实现管办分离的突破口。刘鹏说:“其实还有若干中心与协会正在或已经脱钩。比如汽车运动协会和摩托车运动协会已经分别注销,合并为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与中国足协的改革基本一样,力度非常大,运行机制上已经完全去行政化,只是暂时与总局之间还是从属关系,所以没有彻底脱钩。”

  赛事审批:总局仅保留四五项

  2014年年末,2015年年初,中国体育开始进入一个新阶段,国家体育总局逐渐取消和下放一批赛事审批权。昨天刘鹏说:“总局已经取消和下放了一批行政事项,已经取消和下放的不能回潮,不能反弹,不能明放暗不放,不能变着法儿换个名字。现在总局还具有权力决定的很少很少了,而且还都是极为特殊的,不能够取消的。比方说外国人在中国攀登7000米以上高山,完全放开恐怕是不行的,再比方说有一些特别敏感的体育项目,像健身气功,算来算去也就只有四五项(赛事活动)吧。”

  体育产业:市场的事情一定要交给市场

  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副司长陈恩堂昨天说:“中国的体育产业至少目前来说不存在过热问题,体育产业总量在GDP中占比比较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占比是 1%到3%,而我们是0.6%。”《规划》表明,到2020年,中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要超过3万亿元,在GDP中占比达到1%。体育产业被视为整个中国经济大环境下的一个风口,不断有资本投入。针对如此是否会存在风险,陈恩堂说:“局部有可能过高,不用担心,我们会做好监管工作,市场的事情一定要交给市场。目前我国的体育产业还是具有一定盈利空间的,如果没有了,资金自然就会撤掉。至少从趋势上来看,体育产业仍旧是朝阳,处在向上可持续发展的阶段。”

  文/本报记者 王子轩

  举国体制传家宝 竞技体育要守好

  中国体育人所取得的成就体现了竞技体育举国体制的优越性,随着社会的发展,存在的问题也渐渐进入公众视野,并引发了广泛的争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介绍《规划》时表示,要转变竞技体育发展方式,坚持和完善竞技体育举国体制,逐步形成国家办和社会办相结合的竞技体育管理体制和评估体系。

  事实上,“国家办和社会办”模式已经有所实践。今年年初,北京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正式成立,中心正是委托世纪星俱乐部和北京市冰球协会等社会力量组建了花样滑冰、冰球等十余支冰雪队伍。孙远富说:“竞技体育经历了非常坎坷的历程。举国体制一直是我们发展竞技体育的传家宝,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完善举国体制的辅助支撑,落实好国家办与社会协助。”

  文/本报记者 王子轩

  争金目标不变 “唯金牌论”剔除

  曾经与奥运无缘,曾经金牌数为零,因此我们对奥运荣耀充满了渴望。然而当国人逐渐习惯了中国体育健儿频频在奥运赛场登上最高领奖台,在家门口零距离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奥运氛围,逐渐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到一面金牌背后的汗水与泪水,我们开始反思一度盛行的“唯金牌论”,并反感因此引发的一系列不良现象。

  孙远富说:“应该说从竞技体育来说,努力争取金牌是一个必要的目标。如果(竞技体育)参与者不把此作为目标,那没必要搞整个训练体系、竞赛体系、国家队保障服务等等。从国际整体范围来说,这也是一个基本规律。确实有一些问题存在,但不能说有了争金牌才有了不正之风,就像GDP增长期间出现了腐败,不能说GDP不增长就没有腐败了,二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竞技体育总有胜负之分,而“唯金牌论”则是在此基础上的一种变异,因为背后涉及了太多的利益。争取金牌无可厚非,最大的恶是唯利是图与不择手段。文/本报记者 王子轩

  里约形势很严峻 中国军团需努力

  近年来,关于竞技体育举国体制和“唯金牌论”的争论客观形成了一种舆论压力,而这种压力从某种程度而言正悄然影响着备战中的中国军团。孙远富表示,这届中国奥运代表团出征里约“比以往任何一届出国参赛都艰巨,形势都要严峻”。他说:“最大的挑战来自两个方面:首先是现在国内许多人对待金牌的态度。其实国际范围内对奥运的重视程度是越来越强,大家都希望展示实力 石城一中吧,有一点突破也行。国家的实力有大小,但是重视程度一届比一届强,有些项目对手的实力在增强,而我们有的在保持,有的在下降。其次这是第一次在南美参赛,时差、气候等方面挑战更大。我们的运动员更适应去欧洲,此前一些队伍在南美的比赛或测试赛中发挥都不好,教练员也觉得没有摸到成熟的方法调整,把握不好就容易有风险。”

  为了更好备战里约奥运会,中国奥运代表团将于7月中旬在圣保罗设立一个规模为400人左右的训练营。中国目前已经拿到了大约330个奥运参赛资格,还有七八十个名额在争取,如果全都拿到,代表团规模会比上届略有提高。文/本报记者 王子轩

------分隔线----------------------------
校园动态